828ba61ea8d3fd1f321ea8d0324e251f94ca5fc0  

 

 

 

(圖片來源見LOGO,若有侵權請告知,謝謝。)

 

 

 

外頭的敲門聲,讓海頓集團的總經理停下批改公文的動作。

埋頭於公文簿書的曉堯看到姐姐和曉婷的到訪,連忙起身,走到兩人面前。

「媽、思婷,妳們怎麼過來了?」

挽著曉婷坐下,看到思婷手上的幾袋行李,曉堯拉著姐姐走到一旁,挑眉無聲詢問。

思婷聳聳肩,拇指比向曉婷,表示自己什麼都不清楚。

「曉堯、思婷,你們陪媽到一個地方好嗎?」望著寶貝兒女不斷用眼神溝通的模樣,曉婷嘴角微彎,眼神帶著笑。

「好啊,媽等我一下喔。」一向將母親的事情放在第一優先的曉堯,旋即向秘書交代一聲,便拎起自己的車鑰匙。

「對了,媽,要跟爸說一聲嗎?」思婷再次拎起行李,挽著曉婷的手,很自然地問著。

「不用了,我們自己去就好了。」曉婷淡淡地回答,讓人看不出情緒。

「走吧走吧~難得我們可以跟媽單獨約會呢!」邁著爽朗的笑容,曉堯走到另一邊挽著曉婷,一家三口愉悅地朝停車場走去。

 

「欸,總經理,你上次被拍到跟某女藝人一起吃晚餐這件事,是不是還沒說清楚講明白啊?!」

「唉唷,副理,我都還沒問妳,上次送妳一大束玫瑰還有鑽戒的男人是誰耶!」

「你管我!」

「彼此彼此啦!」

抿嘴笑看這對寶貝兒女,只要一碰面就愛拌嘴的習性,曉婷的思緒漸漸從兩人鬥嘴的內容轉移到外頭飛逝的景色。

她不自覺地緊握雙手,看起來十分緊張。

 

經過30年,她終於打聽到她的消息了。

曉婷萬萬沒想到,當她決定要和孫建廷重新開始後,思瑤就離開了。而且這次失蹤得更徹底,甚至還強勢交待著所有人都不准透露她的行蹤。

縱使曉婷不斷向佩佩、莊醫師,甚至是小熊打聽思瑤的消息,但這些人的口風都緊到不行,每個人對她說的話就是:「表姐(思瑤/媽咪)要妳好好過日子,別再找她了。」

也因此,這30年來,她連思瑤過得好不好、思瑤是不是還在台灣,甚至思瑤是死是活,可說是全然不知。

失去了思瑤的曉婷,縱使有再多的傷心與難過,卻還是得為了一對子女,為了自己所做的決定,而負起責任。

她原以為沒有思瑤的自己,是無法支撐下去的。誰知道,時光匆匆,戴著厚重面具逼自己笑臉迎人的她,居然也這樣心灰意冷地過了30個年頭。

沒有人知道,每一天,她總是期待著夜晚的來臨,因為這樣她就能夠趕快進入夢中,只有在夢裡,她才能毫無忌憚的擁抱著思瑤,宣洩對她的思念;沒有人發現,每隔幾個月,她就會到音樂教室拉著大提琴,沉溺在那首思瑤最喜歡的樂曲裡;更沒有人曉得,在每年的61日,她總會習慣買個提拉米蘇,哼著生日快樂歌,獨自吃完蛋糕。

原以為,這輩子她只能這樣懷抱著對思瑤的想念,默默的走到生命的終點直到,她去參加了偉哲的喪禮……

 

在喪禮上,曉婷哭得很慘,這可能是自從思瑤離開後,她哭得最為失控的一次。也許是因為偉哲的離開,讓曉婷深刻感覺到,自己和思瑤間的牽絆,正逐漸消失中……促使她和思瑤相愛的偉哲,都消失在這個世間了,那麼她和思瑤的曾經,是不是有那麼一天,也會徹底消失在這個世間呢?

當時的曉婷哭得泣不成聲,讓陪在她身邊的思婷幾乎不知所措,直到朝興的出現,才讓曉婷的情緒漸漸平緩。

「偉哲哥交代我一定要交給妳。」朝興將盒子遞給曉婷,離去前落下這麼一句:「我想,裡頭應該有妳尋找了30年的答案。」

當下曉婷並沒有打開盒子,她只是抱著盒子,全身顫抖。回到家,將自己關在房間,小心翼翼的打開盒子後,裡頭的物品讓她已經黑白了30年的人生,總算染上一絲色彩。

回過神,曉婷從口袋拿出一張照片,以及一張名片,眼神變得柔和許多,她緊張的嚥了口口水,抿緊的唇也咬出一排齒痕。

 

車子駛往台北郊區,最後在一間設計高雅且豪華的建築物前停下……

「媽,我沒開錯地方吧?」曉堯望著GPS,再看著眼前這棟建築物,完全摸不著頭緒。

「沒錯,就是這裡!」到達目的地的曉婷眨眨眼,感覺自己的鼻尖有股酸意在蔓延。

「唔……媽,妳來安養院……找朋友嗎?」思婷望著曉婷,也是一臉不解。

沒有回覆兒女的問題,曉婷擅自下車,仍不忘提醒:「記得把我的行李帶來喔!」

「欸,媽,妳等等我們啦~」望著曉婷離開的背影,思婷和曉堯連忙下車,拎著後車廂的行李跟上。

曉婷快步走向剛剛院方人員指示的方向,在轉角處停下腳步──縱使分離了30年,她還是可以從那抹熟悉的背影認出思瑤。

 

小心翼翼走向坐在大玻璃窗前的思瑤,曉婷感覺自己的腦袋瞬間空白,簡直快要無法運轉了。她緩緩靠近思瑤,這才發現思瑤正閉目養神打著盹。

輕輕移開思瑤放置一旁的導盲杖,並在對方身邊坐下,曉婷偏著頭盯著思瑤不放。

她朝思暮想了整整30年的對象,現在就坐在自己身邊。或許歲月的流逝在思瑤臉上刻劃了痕跡,然而在曉婷眼中,思瑤依舊對自己有著無法抗拒的吸引力。

思瑤老了,自己也老了……思瑤的髮鬢白了,自己的眼尾也出現皺紋了。曉婷輕輕笑著,牽上思瑤血管微微隆起,卻依舊白皙的手掌。

掌心的溫度,就跟以前一樣,依舊讓人溫暖得想要掉淚……

半晌過後,思瑤從夢中醒來,她轉過頭,朝曉婷綻放著甜甜的笑容。

「曉婷~」

望著思瑤依舊空洞的眼眸,曉婷沒有半點猶豫,伸手將對方擁入懷裡。

「對不起,我來晚了。」

 

「婆婆妳又在外面睡著了。」一旁的院方人員拿了件外套,走到兩人身邊。

「妳是婆婆的朋友嗎?」向院方人員點點頭,曉婷接過外套,幫思瑤穿上。

「婆婆最近的記憶力時好時壞,可是她每次睡醒,總會對著身邊的人喊著曉婷。」院方人員笑著,有所感觸地說:「我想,這個人對婆婆來說一定很重要!」

聽到院方人員的一席話,曉婷咬著唇,胡亂擦去自己快要潰堤的淚水,轉身朝站在一旁的思婷和曉堯招手。

接著,她從行李袋,拿出一小盒提拉米蘇,再次握緊思瑤的手。

用眼神請示院方人員,得到應允後,曉婷打開盒子,笑笑地說:「思瑤,吃提拉米蘇了。」

「謝謝妳,曉婷。」吞下曉婷餵著的蛋糕,思瑤抿著唇笑得好不開心。

一口一口餵食思瑤吃完整個蛋糕,曉婷溫柔擦去對方嘴邊殘留的巧克力粉,手掌貼上思瑤的臉頰,閉上雙眼感受著這抹熟悉的感動。

果然,即使過了30年,心底的那股悸動,還是沒有因而減少半分,反而更加深刻了……

接著,她轉頭看著兒女,輕咳一聲,拉回兩人的注意力。

 

「這是思瑤媽咪,不過你們應該不記得了吧!」思婷和曉堯點點頭,卻不可否認他們都在思瑤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感。

「那個……你們兩個,可以幫我辦理入住手續嗎?我要住在這兒……

「媽,妳在說什麼啊?!」龍鳳胎的默契讓思婷和曉堯異口同聲大喊。

「還有這個……」然而,曉婷忽略著兒女的反應,她一手握著思瑤,一手在行李箱裡翻來覆去,拿出一個牛皮紙袋,遞給思婷。

好奇抽出牛皮紙袋裡的文件,思婷再次大喊:「媽,為什麼給我離婚證書?!」

「請妳爸在上頭簽名吧!」望著兒女,曉婷的眼神十分堅定。

牽著思瑤的手,貼上自己的臉頰,眼睛和嘴角都彎著好看的弧度,曉婷喃喃地說:「我已經盡了一個好妻子、好女兒的責任了,或許我不是個及格的好媽媽,但接下來的日子,就請讓我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吧!」

 

Olga:「對於相愛相殺的這兩個人,我還能說什麼呢QAQ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lga 的頭像
Olga

一個自娛>娛人的遊樂場。

Ol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高讚Top☆
  • 我覺得我可能要崩潰了...
    覺得虐心又覺得甜蜜是怎樣QAQ
    經過三十年的辛酸,兩人的愛都絲毫沒有減退啊T^T
    或許這樣才是最好的結果吧
    雖然剩下的時間不多,但至少是可以安安穩穩的在一起了((手帕
  • 這兩個相愛相殺的人
    真的很討厭啊QAQ
    這種把愛深埋在心裡,無論過了多久,都沒有消退的感情
    真的會讓人很感動啊(淚奔)

    Olga 於 2014/07/07 00:26 回覆

  • 羽
  • 她們到底要自虐虐人虐多久啦!!!

    現在看剪集片段都看到想翻桌 所以乾脆不看

    等她們又在一起之後再看 哼!!
  • 是吼!
    自虐就算了,為何還要虐人啦!!!
    太過分了QAQ

    最近的剪輯真的很阿雜啊~
    拜託快給我孫中二大報應,哼

    Olga 於 2014/07/07 00:26 回覆

  • endou
  • 被最近的戲阿雜到不行,幸好還有這裡的文可以看。(合掌感恩)

    如果在戲中這兩人沒辦法攜手過一生的結局,那麼在同人文中一定要讓他們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。
  • 謝謝。
    我也是被阿雜到白眼都不知道翻到第幾層了(淚)
    只能寫寫文章,彌補一下自己快碎成粉末的玻璃心了QAQ

    Olga 於 2014/07/07 00:28 回覆

  • Bella
  • 思瑤會不會也太倒楣,失明又失意,不要啦
    又開始在拖戲,孫先生還裝病真是夠了
    但也有可能是伏筆,等曉婷知道真相後就能完全不理他了吧(會不會太樂觀)
    思瑤應該不會和鐘叫獸復合吧....不然真要罵編劇了
    覺得孫家2兄弟都瞎到爆,難為曉婷和珊妮了(除了思瑤,珊妮也令人挺心疼的)
  • 反正,方思瑤已經是這齣戲裡最衰的好人了
    她不管發生什麼意外,我都不意外了(菸)
    我也覺得孫先生這系列的哏,應該就是讓夫人遠離他吧
    如果又秒原諒,我真的.....吞不下去了!
    偉哲哥雖然最近白白der,可是他之前的惡行惡狀我可沒有忘記!
    不准哲瑤啦(怒戳編劇太陽穴)
    孫家人,真的是從爸爸和兒子,都渣到爆了orz

    Olga 於 2014/07/07 00:33 回覆

  • 遙
  • 感謝大大,讓她們再一起^^
  • 那是因為,她們一定要在一起的^^

    Olga 於 2014/07/14 00:3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