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7d1874gw1eiv8i87id8j20hs0qoq4u  

 

 

(圖片來源見LOGO,若有侵權請告知,謝謝。)

 

 

 

有好一陣子沒有一覺到天亮了。

除了要照顧小公主小王子外,身邊少了那人專屬的溫暖,總讓每晚的曉婷不由自主醒來,望著身旁空著的位置,陷入濃濃的思緒當中。

翻來覆去確定今晚注定失眠的她,索性起身,先是到了寶寶的房間看看孩子們後,才又走回房間,坐在書桌前,從抽屜拿出日記本,提筆記錄這幾天發生的事情──

「思瑤,妳知道嗎?雅欣和子奇離婚了……

儘管現代人愈來愈依賴電腦與手機協助紀錄大小身邊事,但曉婷還是喜歡用手寫的方式記錄自己的心情,這樣一字一句寫下自己的情緒,那種筆尖抵著紙張的觸感,總能夠讓她靜下心來,沉澱一整天下來的心境。

如同過去,思瑤不在身邊的日子,曉婷總習慣將日記當作是思瑤,吐訴自己的心事。這個習慣她曾經逼自己戒掉好一陣子,直到前幾個禮拜前的一個因緣際會,才又重拾。

 

落下最後一個標點符號,望著紙本上的密密麻麻,曉婷忍不住在心中輕問:「思瑤,如果是妳,妳會怎麼幫助子奇和雅欣呢?」

她知道,聰明的思瑤總會有許多辦法,然而這時候的思瑤,卻得在美國為了自己的眼睛獨立奮鬥著。

疲倦的揉著太陽穴,想起雅欣和子奇的眼淚,曉婷的心情也跟著沉重起來。

在某種程度上,雅欣和子奇的姻緣,可算是自己和思瑤牽起的紅線,因此看到這兩人走到今天這種地步,她難過的心情一點也不亞於當事者,除了心疼這對佳偶,也不禁讓她聯想到,自己和思瑤的羈絆,是否也會像雅欣和子奇的婚姻一樣,說結束就結束。

搖搖腦袋瓜,決心不讓自己在這個夜晚繼續胡思亂想,曉婷闔上日記本放回抽屜,轉而打開手機,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一樣。

平常的她,並不會特別醒來等待,常常都是早上才在手機上看到對方傳來的訊息,然而今晚或許是受到子奇和雅欣離婚的影響,讓她特別想要在第一時間,收到對方的消息。

不一會兒,手機傳來震動,她點開,上頭寫著簡單一句話:「她今天的心情不錯。」

看著這段文字,曉婷的嘴角微微上揚,但沒有回覆對方,只是靜靜看著手機上繼續傳來關於那個人的消息……

 

那是思瑤即將舉行第二次手術的前一天吧!

那個深夜,曉婷被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給吵醒,急切的電話聲,讓她感覺有些不悅,然而當她揉著眼睛,看清來電者的名字時,頓時,盤據腦門的瞌睡蟲一哄而散。

『莊醫師』這個她從來沒想過的來電者。

在三更半夜接到電話,本來就是件讓人容易多想的事情,畢竟,會在半夜接到的電話,多半不會是什麼好消息。這時的曉婷,腦海中浮現思瑤的模樣,也想起思瑤進行第二次手術的時間,雖然不想自己嚇自己,然而她握著電話的手,卻忍不住開始顫抖。

「曉婷嗎?」電話那端,莊醫師的聲音聽起來不是那麼清楚。

「莊醫師?你怎麼會打電話來?難道……難道是思瑤……思瑤怎麼了嗎?」曉婷急切問著,沒發現自己的眼眶已經急得泛紅了。

「曉婷,思瑤沒事,思瑤沒事!不好意思,台灣現在應該是三更半夜吧!希望沒有吵到妳。」聽出曉婷口氣裡的著急,莊強森連忙解釋著。

然而,在曉婷還沒鬆口氣的同時,莊強森話鋒一轉,語氣變得有些沉重:「只是,她患了重感冒,所以這次的手術又得延期了。」

聽了莊強森的話,曉婷一顆心又懸在半空中,方思瑤妳這個笨蛋,明明就是個醫生,怎麼還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呢!

「曉婷,妳……妳可以跟思瑤說說話嗎?」莊強森吞吞吐吐的開口。

「她在發燒,雖然吃了藥,可是一直喊著妳的名字,也一直在哭,現在的情緒有些失控,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所以才會打電話給妳。」

聽到思瑤在發燒,曉婷比誰都還要來得緊張,她毫不考慮的請莊強森將話筒交給思瑤。果然,話筒傳來嗚嗚咽咽的哭泣聲,而且從思瑤頻頻跳針的話語判斷,她猜測現在的思瑤思緒是很混亂的,或許就連神智也不太清楚。

然而曉婷並不在乎,她聽著思瑤哭訴的每一句話,然後給予回應。

思瑤說她想她,思瑤說她愛她,思瑤說她對不起她,思瑤說要她等她……

原本,曉婷想藉機問錄音筆的事情,然而聽到最後,答案已經呼之欲出,依據她對思瑤的了解,她幾乎可以肯定,錄音筆的內容應該跟思瑤剛剛那些話差不了多少。

等到那端的聲音愈來愈小聲,最後只剩下規律的呼吸聲後,曉婷這才發現,自己跟思瑤居然也講了好長一段時間的電話了。

話筒那端傳來像是雜訊的聲音,下一秒,電話回到莊強森手上。

 

「呼~果然找妳是對的,這是我這陣子看思瑤第一次睡得那麼沉。」莊強森鬆了口氣說著。

「莊醫師,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?」

曉婷思量了幾秒,才緩緩開口:「別讓思瑤知道你有打電話給我。」

會做這樣決定,除了跟思瑤間的疙瘩,還是無法那麼簡單就風吹雲散外,還有的就是她現在的責任,已經不再只有思瑤一個人了。

這是跟思瑤分開後,曉婷的一種成長與領悟。

當她回到謝家居住,她發現阿嬤、父母都已經有年歲了,她察覺到,自己對家的一種責任感,現在的她,早就過了那種可以為了愛什麼都不管的年歲。尤其在黃茵離將謝家鬧得天翻地覆後,曉婷更有這種自覺,知道自己必須踩穩腳步,維持住這個家。

「曉婷,妳還是不願意原諒思瑤嗎?」聽到曉婷的要求,莊強森有些意外,卻也不免替思瑤感到心疼。

「沒有,我早就不氣她了。」曉婷回答,不是場面話,而是發自真心的回答。是哪,她早就不氣她了,因為從一開始,她就無法狠下心來對她生氣啊!

「只是……莊醫師,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。我怕一跟思瑤接觸,我會不顧一切放棄所有到美國找她。」曉婷真誠地回答。她畢竟還是了解自己的,雖然這段時間已經有所成長,然而方思瑤永遠都是她江曉婷的弱點,自己的一個罩門。

「嗯嗯,我知道了,我會把通話記錄刪掉,如果思瑤問起,就跟她說這是個夢。」雖然不曉得發生什麼事,但聽出曉婷話中的為難與堅持,莊強森倒也就順著對方的意思。

「謝謝你,莊醫師。」

接著,曉婷停頓幾秒,有些猶豫地開口:「我可以麻煩你一件事嗎?」

莊強森沉默,等著曉婷接下來的開口。

「可以請你每天告訴我思瑤的近況,但別讓思瑤知道嗎?」曉婷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些乾澀,因為她不知道自己做這樣的要求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。

「唉,妳這是何苦呢?」莊強森嘆了口氣,卻基於對思瑤的愛屋及烏,而無法拒絕曉婷的請求,因為他知道,這是曉婷關心思瑤的一個方法,這對思瑤來說,是件好事。

「我知道了,我會每天傳訊息告訴妳思瑤的狀況。」莊強森答應,刻意忽略了自己心頭一閃而過的苦澀。

「謝謝你,莊醫師。」

最後,曉婷不忘提醒莊強森照顧思瑤要注意的地方,也請他幫忙買些思瑤常吃的維他命,以及喜歡吃的小零嘴──根據思瑤的說法,是因為人在生病的時候,特別需要這些小零嘴來撫慰虛弱的身體。

掛上電話,曉婷才後知後覺發現,比起照料病人,身為醫師的莊強森專業度肯定比自己高上許多,剛剛自己根本就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嘛!

她自嘲的笑著,解下自己脖子上的項鍊,坐在床上好久好久……這個時候,曉婷才不得不承認,縱使再怎麼隱藏、再怎麼偽裝,她對於思瑤的想念,其實一直都在心底,沒有消失過。

 

「再過幾天,她就要動第二次手術了。」看著莊強森傳來的最後一則訊息,曉婷的想起前幾天,對方問她的一些話──

「她比平常更常在發呆,我想她應該很擔心這次的手術。」

「我覺得,思瑤對這次手術好像有點沒信心,曉婷,妳要不要試著鼓勵鼓勵她。」

莊強森一定不知道,看到訊息的當下,曉婷有多想拋開台灣的一切,直奔美國給思瑤一個鼓勵的擁抱。就像那時候,在雙親和偉哲破壞了她跟思瑤婚禮後,她在醫院給予失去信心的思瑤那個擁抱一樣。

可是……她不能,也不敢……她甚至連錄音給思瑤加油打氣的勇氣都沒有,因為她害怕,一旦開了口,對於思瑤的思念,將會排山倒海般全數湧出。而她知道,當她在情緒激昂情況下說的話,肯定會影響到思瑤的情緒,而手術前保持心情平靜,那對思瑤來說,才是最好的。

因此,關於這件事,曉婷裝死了好幾天,直到現在,她又看到了思瑤要動手術的消息。

認真思量了好一陣子,最後她看到床頭櫃上的那瓶香水──

不是自己習慣的香水,而是思瑤喜歡的香水,在睡不好的這幾個禮拜,曉婷索性買了這瓶香水,將其噴灑在空氣中,也不曉得是否為心理作用,聞著這抹熟悉的香味,似乎讓她好睡一些了。

於是,曉婷傳了自己常用的那款茉莉花香水品牌給莊強森,請他買來送給思瑤,希望藉此當作自己陪在思瑤身邊一樣。

方思瑤,我的心會一直陪在妳的身邊,陪妳度過這些難關的!

 

看著曉婷回傳的訊息,莊強森有些訝異,卻不感到意外。他轉頭看著坐在床上發呆的思瑤,忍不住勾起一抹苦笑,同時心疼起這兩個愛情上的逃兵。

曉婷什麼時候才會知道呢?其實思瑤早在來到美國的第一天,就去買了曉婷常用的這款香水了。

兩個無法放下對方的傻瓜啊!伴隨著空氣中的茉莉花香,莊強森在心中這麼想著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一個自娛>娛人的遊樂場。

Ol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高讚Top☆
  • 破壞婚禮那段真的超虐的TTTTTTTTTT
    雖然看到那張結婚證書我笑了XDDD
    然後上一篇才甜而已這篇又開始虐
    這錯亂的時間軸啊XDDDDDDDD
    香水真的是屬於女人的專利啊
    能被自己愛人的味道包圍一定超幸福的TT
    家庭真的是很重的負擔= =
    哈哈那乾脆叫曉婷把整個家一起拖去美國好了((遭毆
  • 破壞婚裡那個真是太討厭了啊~~~
    這篇應該比上一篇早啦
    只是上一篇先寫完就先放,難怪會有時間軸錯亂的問題
    哈哈哈哈~~
    相愛重要
    可是我一直也覺得家庭也很重要
    這應該也是方思瑤很在乎的一個點啊~~

    Olga 於 2014/09/07 16:52 回覆

  • Bella
  • 2個傻瓜只能這樣繼續在自己的國度裡想念著對方
    家庭真的是個甜蜜的負荷
    因為家庭而幸福,但也因為家庭而必須放棄一些東西
    只希望2人能快點見面,香水味還是真實的在對方身上聞到更迷人啊
    我要甜蜜閃死眾人的方氏婦婦啦....
  • 我也要甜死人不償命的方氏婦婦
    現在回顧之前的劇情都讓人覺得好惆悵啊~~~~
    以前真的好甜好閃好幸福,現在卻連方思瑤都不見蹤跡(淚)

    Olga 於 2014/09/07 16:55 回覆

  • syc
  • 嗅覺控跟文字控都能使我感受幸福(運)……等文比等戲劇還要幸福!期望下一篇瑤婷。雖然我也期待TaeNy文(雖然我是開始於TaeNy).TKS
  • 哈哈哈,謝謝:)
    等戲劇的過程真讓人煎熬~
    我們的等待一定會有好結果的(樂觀)

    Olga 於 2014/09/07 16:56 回覆